即:老城区+新城区+新社区

厉以宁专门解释何为“弱势一方”:在劳动力市场上,受雇者,尤其是农民工是弱势一方;在农牧产品市场上,卖方,尤其是单个农牧民是弱势一方。地位不对称,使弱势一方收入偏少,政府和工会应发挥作用,保护弱势一方。

厉以宁提到的第一个关键问题有关“土地确权”,他将这称为“农村改革新起点”。

厉以宁认为,国有企业应当自觉地实现国家发展战略,为社会尽更大的职责,为社会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因此,“国退民进”或“国进民退”都不是我们的政策目标。

厉以宁认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重点放在初次分配改革,应该效率与公平并重。

“我们的政策目标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发挥各自机制的优势,又公平竞争,也有合作,造成双赢共赢的结果。”厉以宁最后说。(完)

他同时表示,二次分配也重要,当前尤其需要逐步实现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尽快消除“二次分配不但不能缩小一次分配后的收入差距,反而扩大了一次分配后的收入差距”这种不合理的现象。

谈及城镇化问题,厉以宁描绘了符合中国国情的城镇化图景,即:老城区+新城区+新社区。

“最大的公平在初次分配中体现为两点:一是让农民有产权,有财产收入;二是在市场竞争中,保护弱势一方”。

少儿编程成资本“香饽饽” 业内:需中国式玩法中国约84家互联网公司实行996 专家:涉嫌...县委书记收钱搞“三收三不收” 自称是小偷式官...破形式主义、给基层减负 中国多省份整治文山会...“扫黑除恶,害人害己”…基层标语种种奇葩现象...空前规模减税降费红利兑现,亿万市场主体感受如...专家解读顾雏军案再审改判:两项罪名为何撤销?新修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主动公开”更明确具...未成年人遭父母隐蔽侵害 能否撤销父母的监护权...深圳辟谣建超高摩天大楼:没有新审批超高层建筑

“城镇化要重视就业问题”,厉以宁说,应鼓励城乡居民创办小微企业,扶植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农民迁入新社区后,可以住进新社区办家庭农场,或开办小微企业、或在城镇务工,也可以继续在农民专业合作社中工作。

“要让农民得到承包土地使用权和权证,宅基地使用权和权证,宅基地上自建房屋的产权和房产证。农民有了三权三证,就有了财产、有了财产收入。如果农村和小城镇金融得到发展,农民经济就活了。”

厉以宁表示,中国国有资本体制改革应分为两个层次,即国有资本配置体制改革和国有企业体制改革。

其中,新社区由目前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改建扩建而成。厉以宁的思考中,新社区居民将同城镇居民融为一体。但他也提醒:“户口一元化,不能贪快,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老城区则重在改造:工厂迁出,棚户区拆迁,古迹保护,提高居民生活质量。新城区重在规划,通过建立工业园区、企业进园区,加快新型产业建设。

第二层次改革,要点是,改革后的国有企业,包括国有资本绝对控股和相对控股的企业一律按股份制企业模式运行,发挥法人治理结构的作用,使国有企业效率提高,使国有资产保值升值。

厉以宁说,土地确权保障了农民权益,这样一来,无偿或低价征用农民土地的情况就不可能再出现。农民可以自愿参加土地流转,或自愿土地入股获得股权和土地分红,农民自营家庭农场也可以如愿。

第一层次改革,要有效地配置国有资产,使国有资本配置优化,结合结构调整进行,产生更高的配置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