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发挥各税种之间的调节和配合作用

第一,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开征社会保障税。政府要制定合理的社会保险政策,改善现有的管理体制,将机构监管与政府监督有机结合起来,扩大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覆盖范围,建立多层次有保障的保险体系。在开征社会保障税的基础上,可以使政府扩大公共消费、为提高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领域的即期消费支出和相关的消费性投资提供充足稳定而丰富的资金来源。运用社会保障收入扩大公共消费规模进而推进基本消费的平等化,可以降低人们对未来支出的风险预期,减轻人们为预防意外和养老而进行储蓄的心理压力,使人们能够放心地进行即期消费和计划远期消费,从而拉动私人消费的增加。第二,完善个人所得税税率结构。首先,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适用的边际税率过高,应该予以降低,这样会使得高收入居民的税收负担大大减小,有利于刺激居民消费水平和拉动投资水平。其次,要合理制定费用扣除标准,费用扣除项目越多,居民的个人所得税税负越轻,消费能力就越高,因此可以将一些教育和保险费用列入其中。最后,减少税率档次,增大税率级别差距,这会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促进居民消费的作用。第三,调整消费税及财产税相关政策。消费税既是政府筹集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又承载着重要的调节消费的功能。在降低工资薪金适用税率的同时,应该进行相应的消费税改革,直接刺激消费需求。可以将更多的奢侈品和高档品列入消费税的征收范围,这些高档品主要是高收入阶层购买,征收并不会影响和抑制一般居民的消费热情,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高收入阶层进行合理的消费,同时还调节了收入分配差距。在财产税方面,可以对高收入人群征收遗产税与赠与税,这种情况下,高收入者为了少交税款就会增加当前的消费,这就进一步刺激了居民的消费需求。第四,对现代服务业实行税收优惠政策。目前,中国的现代服务业发展迅猛,在一定程度上给居民消费带来了巨大的空间,包括一些娱乐型、网络型、创意型企业引发了消费者的消费热情,从而增加消费者的消费水平。去年5月1日,中国已经实行了“营改增”的减税措施,部分现代服务业减轻了税收负担并迎来了多方面的好处。为了进一步给现代服务业减压,应当实施各个税种优惠组合的策略来鼓励行业发展,充分发挥各税种之间的调节和配合作用。对于一些风险较大的服务业,应侧重从降低行业风险角度来制定税收优惠政策。由于现代服务业具有高资本投入、高风险经营、高技术支撑、高收益回报的特点,因此对税收优惠政策的设计应考虑到各个环节,在目前以直接减免为主的方式下,增加间接减免手段,如加速折旧、亏损结转等。第五,制定促进就业的税收政策。良好的就业率是提高居民消费预期和维持长期消费能力的重要保障。就业率的提升,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居民的消费水平。因此要充分考虑到中国就业人口中需要扶持和帮助的群体,对于一些自主创业但是又缺乏资金的群体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利用自主创业带动就业(刘金玲,2013)。制定一些税收照顾性措施,对于不容易就业的农民工,可以对录用农民工的相关企业给予适度的税收优惠,这样企业就会为了减轻税负合理的雇佣农民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民工的就业问题。综上所述,从当前我国的情况来看,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居民的消费观念也不再如原来一样保守,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升级,消费的主要群体主要集中在中等收入人群中,因此政府需要制定各种合情合理的税收政策来刺激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税收政策是我国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重要措施,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和提升居民的消费水平,有效扩大内需。同时,税收政策的调整和完善还可以拓宽消费热点,优化消费环境,改善消费倾向,促进消费的优化升级等等。所以,研究税收政策对于消费的调节作用,以及如何进一步加强税收政策对于消费的促进作用,对于建立扩大内需的长效机制,促进经济的平稳快速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近年来,中国劳动者报酬所占比例不断减少,说明收入分配正在慢慢向向政府倾斜。居民的收入减少,其消费能力必然缺乏有效支撑,必然会导致居民消费需求缺乏增长的空间。在测度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指标中,基尼系数是最有说服力的。其值越高,说明收入分配就越不平等。而近十年来中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在国际警戒线0.4以上。这表明中国的财富分配极不均匀,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居民消费需求的扩大。同时,中国高收入者占据总体居民收入的份额越来越大,他们占据大量的财富却无法转换成消费导致边际消费倾向较低,而低收入者正好相反,他们收入有限,占据较少的财富但是边际消费倾向却很高。综上所述,我国现阶段居民的收入差距过大,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居民的总体消费水平。

勤俭节约是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受中国传统消费习惯的影响,中国居民消费大多比较保守,表现为单一性的衣食住行消费,精神文化方面的消费严重不足。中国也没有出台一些特定的消费政策来刺激消费,政府的一些政策主要是为了促进经济的快速增长,一味追求gdp,因此使得居民对消费缺乏清晰的认知。与此同时,中国消费环境在持续恶化。一些威胁消费者安全、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现象屡禁不止。这些现象性质恶劣并影响广泛,极大地削弱了消费者的消费信心,使得居民在消费时小心翼翼,甚至不敢进行消费,消费意愿自然会大大减少,直接导致消费需求不足。